当前位置: 求职指南网 > 职场故事 >

有趣的职场求职经历故事5篇

| 芷晴

身在职场,我们需要的是不断的鼓励自己,给自己加油,给自己信心,给自己打气。对于求职者,可以看看别人的求职故事来吸取经验。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些2020有趣的职场求职经历故事,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故事一:女大学生求职窘境 就业路在何方

“本人大学毕业,身高一米六七……在家熟读诗书,在外通情达理……辅修楼宇设计,专业自控原理;办公软件出色,英文通过四级;学科涉及面广,捎带电子电力……离校四处奔走,各大招聘会议;并非专业冷门,单位实在挑剔……如今现代社会,歧视半边天地……”这首在网上流传很广的打油诗,虽说不乏调侃,但道出了当前女大学生就业难的窘境。

应届生求职遭遇尴尬

毕业于沈阳建筑大学机械专业的李楠楠给记者讲述了她尴尬的应届生求职经历。

2003年,李楠楠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沈阳建筑大学,并取得了英语六级和计算机二级证书。在校内以及社会举办的各种招聘会上,她看好了几家单位,这些单位虽然对她的简历很满足,但一看她是女生,便拒绝接收。无奈之下,李楠楠选择了考研。今年,硕士毕业的李楠楠再次面对就业,同样的问题还是存在。无奈之下,她只能将要求一再降低,但直到现在,李楠楠还是待业在家。

一项调查数据显示,目前女性就业比例超过半数的行业有卫生、餐饮、旅馆、零售、娱乐服务等;女性接近半数的行业有居民服务业、学校、公共服务业和主要集中在电子、成衣、针织等企业的制造业;女性比例低于30%的行业为海洋环境、土木工程、装修装饰业、水运、党政机关、高等院校。这充分说明劳动就业中确实存在性别歧视,存在着行业性别分化。

打开视角拓展空间

做了多年学生工作的孙老师认为,造成行业性别分化的主要原因除行业本身设置的一些门槛外,女大学生在职业取向上也存在着刻板的现象。许多女生在自身意识上为自己划定的职业圈子远远小于男性的职业范畴,这不仅限制了自己的职业选择空间,客观上也对就业中的性别歧视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女大学生们应打开视角,建立自信,以自己的努力改变社会环境,拓展创业、就业空间。

一位大学心理教师认为,当代大学生非凡是女大学生,表现出较强的随动性,相对缺乏独立思考能力与实践能力,或者由于强烈的学习竞争、社会工作的竞争,表现出过度的女强人心理,这些都不利于自身综合素质非凡是心理素质的提高。在择业时一些硬件条件固然重要,但是否能在工作岗位真正地、长期地发挥作用,要害是大学期间自我价值观的认知与培育。

女大学生在择业时,要把握好自身与社会的双向选择,而不是仅仅服从于社会的安排,或盲从于择业时的热门工作。此外,在创业的道路上同样拥有很多机会,做好观念、教育、知识结构等各方面的预备,把握机会,面向社会、面向基层,女大学生们不但会有职业,会有事业,还会有成就。

故事二:做梦也没想到我也能做it工程师

我与清华it结缘可以说是很偶然的,大专毕业后我一直在一家饮料公司做销售,每天的工作就是检查各个超市促销员的销售情况。春节、盛夏等旺季的时候累得要死,每天要骑车环绕天津一圈,淡季的时候闲得要死,当然工资也很“清淡”,虽然不甘心,但是又没有能力和勇气去追求更好的工作。

那天我在报亭买了张报纸,突然在上面看到了清华it输送学员的签约仪式,莫名地心中一动。由于对清华it这个名字曾有耳闻,也对it从业人员很好奇,我把这篇文章看了个仔细,并联想到自己目前的状况,大部分时间电脑都是用来游戏、看电影,真是浪费电脑、更是浪费时间。既然对it感兴趣,那何不把电脑派上用场,做些有用的事情!抱着这样的想法我来到清华it培训中心。在咨询师专业而热情的介绍中我对清华it有了更多的了解,而且它也让我感觉到我又一次处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是紧张而努力地拼搏一回,还是继续我“悠闲”的日子呢?因为我在计算机方面的基础太差了,如果选择了,少不了要下苦功了,在反复思考下,我决定到it世界里闯一闯。

在清华it的学习过程让我的心静了下来,工作中带来的浮躁和懒散一扫而空,我重新振奋起来了,珍惜这难得的学习机会, 特别是当我接触到职业素质培训,让我对清华it又有了新的认识,他不但要把每一个学员培养成it高手,同样重视培养学员良好的沟通能力,把自己更好地展示于公众面前。通过老师们的言传身教,使我们提高自身的修养、素质,并以饱满的精神和四射的激情面对生活、工作和社会。

今年2月份,我刚刚毕业,正赶上it企业的年后用人高峰,中心为我推荐了两个职位和薪水相近的岗位,正好其中一家企业的管理者是清华it的师兄,我顺理成章地留在那家公司。像我一样对目前工作状态并不满意的人,完全可以走进校园再重新为自己装备一些技能,收获新知。增加竞争筹码与信心,迎接崭新的明天。

求职专家点评:跳槽、转行固然是提高薪水、改变状态的好方法,但是如果求职者不能提高自身的工作能力和技能,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向,不但达不到目的,很可能还会影响自身发展的速度。建议大家在跳槽、转行之前周密思考,必备以下四种资本:

资本一:知识

收入的差别是随着学历的增长而增高,据调查,每多接受一年的教育,平均年薪就会增加8.3%。

资本二:技能

英语和计算机已经是当今社会必备的基础技能。而it技能更是创造了无可比拟的求职优势,清华it学习认证中心目前在天津拥有两大教学基地,教学设施完备,师资力量雄厚,着重培养学员实际工作能力, “到岗就能工作、就能产生效益”,是企业争先抢用的应用型人才。

资本三:经验

随着年龄和工作经验的增长,薪资水平也会递增。不少企业不愿意雇用应届毕业大学生的事实也充分证明经验的重要性。

资本四:资质

院校的品牌直接影响了毕业学员的求职方向,清华it学习认证中心是清华大学特准成立的it教育机构,毕业获清华大学颁发的软件(网络)工程师专业技术证书,这是目前国内 it企业最为重视的it认证之一。

故事三:一次求职惊险经历

“一个月1800块,包吃不包住,行政助理的工作,我要不要去呢?”我想。我是坐在回学校的公交车上想的。“1800块对一个毕业生算高了吧?其他同学找到的工作不也就差不多这个数吗?而且这个工作看起来挺体面的,我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我又想,然后觉得自己已经下定了决心了。

坐在我身后的两个年轻人正交谈着招聘的事。一个说:“今天的赛马场招聘会好多人啊,挤都挤不进去。”另一个抱怨似的说:“这个时候招聘的人很多,因为这一届的大学毕业生正是当年扩招后的第一届学生。”

我回过头看了看他俩,我看到他们手中都拿着一个装着资料的透明文件胶袋子。听他们的谈话我猜是今天去广州赛马场的求职者。他们穿着很整洁,但脸色都不好,估计是没找到工作。

我忽然觉得我很幸运。是的,今天终于有一家公司要录用我了。而且我只是从报纸上看到招聘广告就直接去他们公司应聘的,我不用去招聘会跟他们挤得满头大汗。

我不停地回忆起自己跟着几位同学连续两个月都往人才市场跑的情景。那时候真的好累,大家都顶着火热的太阳,站在招聘栏下查看合适自己的工作信息。最后又总是一场失望接着一场失望。但那种日子结束了。我想着。是的,应该算结束了吧,只要明天跟那家公司签了合同,就真正结束了。

我又听到身后的一个年轻人说:“现在工作不好找,骗人的皮包公司又多,什么社会嘛,真是的!”语气像是在怨恨谁。我却吃了一惊,好象有什么心事忽然间又触动了我的心思。“皮包公司?”我想。我陷入片刻的沉思。

我回忆起今天的面试过程:那是一家在中核大厦二楼的公司,规模看起来很小,里面上班的只有五、六个人,但都很忙,连我走进去时都顾不上看我一眼。可能是我去得太早,和我同时去面试的只有两个人。 我觉得我的表现非常好,我与面试官谈得毫无拘束,甚至有说有笑,气氛很轻松。

面试官是吴经理,是一个看起来很和气的中年人。他显然对我的表现也很满足,而且在我面前不摆架子。我私下认为他是个懂得尊重人才的人。但让我希奇的是,他问我的问题很少会问到关于工作的事。而我面试的是行政助理的职位。

事实上我根本就不知道行政助理负责的是哪方面的工作,只大概地猜想是那种负责后勤,协助治理的工作。他没有问我能否胜任的话,我也不敢主动地问他行政助理到底是做什么。我不敢问是因为我担心他认为我无知,见识不够。我想还是回去问同学吧。

我问了他这家公司是做哪方面的产品,他说是做电子元件,手机配件,同时也做手机的销售。但我注重到办公室里根本没有摆放这些产品和宣传海报。于是我问他。他回答说这里只是办公的地方,产品放在仓库,这里只负责与商家和门市联系。谈话间我确实听到他在接到的电话中跟门市的人在联系,说是要调货。看起来生意不错。但让我感到最为意外的是,当我问到他门市是在哪里的时候,他说是在番禺和佛山。

我又问他说为什么不在广州设立门市?他却说是上面的安排,而且广州市场竞争激烈。他接着说仓库在广州,办公点也在广州。这让我感到希奇了,为什么不在广州设立门市?而仓库偏偏就在广州?办公点也在广州?我想继续问,但忽然觉得他有些不耐烦,我也确实觉得自己的问话像在拷问他。

我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刚出社会,我觉得我的脸皮很薄。我把这些问题咽到肚子里了。我想,假如我被录用了,这些问题也就很轻易弄明白了。

他好象看穿了我的心思,他的脸色忽然间变得很好。他说:“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们也是在双向选择嘛!我选择你,你也选择我。”

故事四:职场“准新人”因娃娃声被拒

原本已被企业口头录用,最终却因为“说话声音像小孩”这一离奇的理由,而被企业“拒签”。随着毕业生走出校园,与企业正式签约成为职场“准新人”的重头戏。有些之前早早被企业锁定的毕业生,却屡遭突然被拒,企业列出的种种理由,看起来也更像是托词。

王芳(化名)是本市某高校的应届毕业生,这几天,她原本应该和其他同学一样,高高兴兴地踏上全新的工作岗位。可是,让她始料未及的是,一直承诺要录用她的企业,前两天突然通知她,原定的劳动合同签约取消了。当王芳向招聘负责人询问原因,对方的回答令她更想不到。“他们说,我的声音听起来像小孩子,客户听起来会觉得不沉稳,可能影响业务……可是,在初试、面试时他们就已经和我交谈过了,要是这个原因应该一开始就提出来,为什么要拖到现在?!”尽管有一肚子的郁闷和委屈,但由于当初只是得到企业口头招聘承诺,没有任何证据,王芳也只好收拾心情,重新开始求职。

“我们也曾在最后签约时,拒掉了之前定下来的应聘者”,对于王芳的被拒经历,在浦东某贸易型企业担任人力资源的程先生“似曾相识”,他甚至告诉记者,“你也不用再去采访那个企业了,相信他们不会多做解释的。只要企业不想录取你,总归找得到理由,或者说是借口。”

而记者随后采访了一些企业负责招聘的相关人员,发现在最终签约前“炒”掉应聘者的现象并不是个例。“企业招聘从初试开始,各个环节都会不断有人被淘汰。而一些企业即使是在定下签你后,还是存在一定的‘差额’。没正式签约前,还可能有变化,企业会随意找个解释拒掉你。”一位招聘人员还透露,“有时也不都是因为‘差额’问题,还有可能人事突然变动,也会影响到录取名单。”

口头承诺"不作数"

劳动法专家

“一些企业在签约前确实会临时变卦,否认之前的口头聘用承诺”,劳动保障咨询顾问苗其巍对此表示,学生因此被忽悠的不少,一时间肯定很难适应,而企业如此做法也是一种不负责的表现。但因为没有任何书面的协议,对于种种离奇的理由和突如其来的变故,学生往往也只能自认倒霉。“因此任何口头承诺都是不稳定的,也不具备法律效应,而且,里面的变数太多。”苗其巍提醒,毕业生最好在应聘通过后趁热打铁,尽快提醒催促企业签下一纸协议。

故事五:成都"白雪公主"求职一波三折

在应届生求职屡屡被拒后,将满18岁的王艳看到了工作的希望,自立的同时能回报3个“爸爸”

一次次出入大型商场、一次次“叩门”知名餐饮店,在一次次失败后,终于迎来了希望……昨(9)日,成都“白雪公主”王艳开始步入社会,开始了她为期一年的社会实习期。因不愿表露成都“白雪公主”这个非凡身份,她的应届生求职之路也是一波三折。好在屡屡被拒后,最终在王府井麦当劳过了“面试关”,但最终能否被聘用还需看两天后的复试成绩。

“我要去招聘”矮人“爸爸”千叮万嘱

“我要出去招聘了!”昨日上午9时,即将满18岁的成都“白雪公主”王艳让她的3个矮人爸爸王国金、王国林、孙永全着实吃了一惊。见他们一脸茫然,王艳甜甜地笑了起来,“我大了,当然要出去招聘,总不能让你们一辈子呵护着我呀!”她说,自己还有一年就要从职校毕业了,学校要求最后一学年要自己招聘实习,现在她已预备好一份证实自己能力的“个人简历”,要外出“闯荡”招聘。在简历中,她没有表明自己是成都“白雪公主”这个身份,她不想凭名气,而是凭自己的实力找到一份工作。

“你长大了,是该有一份工作了!不过外面复杂,你要小心!”她的亲爸爸王国金对女儿隐瞒非凡身份外出招聘是既喜又忧。另外两个小矮人“爸爸”王国林、孙永全也是对“女儿”千叮万嘱,叫她招聘“要有耐心”,不要上歪职介的当。

隐瞒自己身份 “白雪公主”连吃闭门羹

上午10时,带着自制的一叠个人简历,王艳踏上了应届生求职之路。她先到光华村一大型商场“碰运气”,没想到,真在商场墙壁上见到了一张招聘收银员的告示。“运气真好!”王艳一路问询到商场人事部,但那里已排起了一条长龙,其中不泛刚毕业的大学生。见应届生求职的人多,招聘的人少,不知何时才有面试机会,她只好选择了放弃。

在学校学的是财会专业,到哪找对口的工作呢?王艳决定扩大应届生求职范围,只要有工作,专业对不对口不是非凡重要。于是,她从光华村转战到了天府广场、盐市口一带,出入商场、餐饮店招聘。不料,一路走来连吃“闭门羹”。一些用人方一看她的简历,再一看她长着一张娃娃脸,不是以“专业不对口”就是以“年龄太小”婉拒。

交流应届生求职心得 她面试成功迎来希望

“工作咋这么难找?”中午,王艳和两名校友聚在一起交流应届生求职心得。一番反省后,王艳总结出了应届生求职受挫的原因:一、个人简历写得太简单,只介绍了姓名、年龄、学历、主修课成绩等,没有写明自己是否有社会实践经验;二、长着一张娃娃脸,穿着也稚气,会让人误认为她还没长大;三、应届生求职中自信心不足,未能展示自己的能力。

趁着午休,她充实了个人简历,换上了一身相对成熟的夏装。下午3时,得知王府井麦当劳招收服务员的消息后,她又赶去碰运气。这次,王艳没有像上午一样紧张,她将添加了社会实践经历和证实自己有“珠算、电算、绘画”技能的个人简历递给人事经理时,显得落落大方,用普通话对自己作简介时也十分流利。

依程序,招聘方对王艳进行了工作情景问卷测试,成绩为“中上水平”。接着,又出了三道考题,其中一题是问她遇上问路人咋办。面对怪问,王艳就老实地说,“小时经常遇上生疏人问路,我一般都会给他们指路、带路。只是有一次,一个叔叔在我带路后,给了我5元感谢费,我当时小就不知道咋办,后来被父亲数落了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