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求职指南网 > 职场故事 >

2020大学生职场求职有趣小故事

| 芷晴

职场小故事蕴含大道理,读别人的故事,可以让我们吸取更多的经验教训,求职者可以读一些别人的求职经验故事。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些2020大学生职场求职有趣的小故事,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故事一:诚实,没有过时

面试就像推销,“商品”就是自己。我应届生求职的最深体会是:讲诚信。面试前要做充分预备,临场回答一定要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这个年代,老实并没有过时。

记得招聘前,师兄师姐们向我传授经验:面试时要表现得圆滑老练些,不知道的千万不能说不知道,要想方设法“圆”过去。但我觉得,即使一时混了过去,也终有一天会“露馅”。其实,无需把面试想像得多么恐怖、刁钻。虽然面试官有的严厉,有的慈爱,但他们都是本着录取合适人员的态度来的,只要你如实发挥水平就可以了。这和买商品一样,假如有个推销员把一件商品说得天花乱坠,你还敢买吗?

出于专业对口的考虑,我希望能进银行系统工作。多数面试都是从自我介绍开始,我的体会是:如实反映优点,紧扣专业优势。因为一般的介绍在简历上已经有了,考官不会太感爱好,所以更要主动突出介绍自己的性格和专业等优势。我没有过分渲染自己的社会工作成果,也没有拔高自己的成绩水平,而是就自己擅长和熟悉的专业领域,跟主考者开聊。

另外,面试前我对银行业的专业知识作了精心预备,对其业务和所应聘岗位的现状进行了解,做好“功课”。预备得充分,一方面说明我能力强,另一方面也体现自己对所聘岗位的热爱。

百密总有一疏。应试者预备得再好,也不可能对考官的每个问题都能回答得出。我面试时,考官抛出了一个我不记得的知识点。当时,我坦诚回答:“对不起,我学过,但忘记了。”记得当时考官对我微微一笑,没有停顿,也没有责怪,结束后对我说了一句:“同学,你很老实。”最后,我收到了该单位的录取通知书。

现在有很多介绍面试技巧的书,教导学生如何如何表现。我觉得适当的礼仪是需要的,但老练和圆滑则大可不必。只有真诚的交流,别人才能感受到你的诚意。

故事二:三个月的求职面试经历回忆录

前话:

话说2年的创业过去了,随着项目的盈利能力越来越弱,基于家庭的压力,不得不暂停创业的步伐,回归到找工作的路程。

于是,就有了这两三个月长短性找工作的心得体会。

前前后后,三个月时间,面试了10家左右,这里就心情的回忆,花个八小时,一次性把所有公司写完了。

以下为各家面试的历程:

朋友推荐:

一大学同学推荐我到一个他旧同事的公司,职位是技术总监了,约了时间过去对方公司聊了聊,地址在体育西那边,感觉聊的不错。

而后归家后,在QQ谈薪水时似乎期望值有点差距,后来没有继续谈下去。

后来过了3星期左右,对方公司觉得真想组团队,于是4次到对方公司里聊,最后一次基本商定在试用15K,转正18K;

可惜天不如人愿,就在第二天去当面确定的时候并商量其它细节的时候,故事有了转折,投资人决定项目二次外包,项目团队延后再组。

同时负责人用了另一个项目说先合作开发,然后说会说服投资人月底组队,结果就给拖到了8月份,还是给放了飞机。

园汇和力方:

由于朋友推荐的那家,基本上被拖着,所以我很少投简历,加上可能由于我简历里写着薪水低于15K勿扰,接下来的2周里,只有两家面试:

一个叫园汇的,地址在天河区马场路那边,是个技术经理职位:去到的时候房子里只有几张桌子和三个人,两个男的和一美女,大体状态是准备做园林项目的电子商务,某园林想走电子商务所以才决定开子公司去做这事,面试我的个技术总监,基本上没啥技术,喜欢做管理,基本上聊的话题,就是问我需要多少人,开发周期多久等,然后缓存,orm也扯了点,主要是想确定我不好管理,专偏技术,这样他的总监才能当的牢,我也表现了更偏技术的一面,聊的还挺愉快,最后问我薪水期望,我在纸上写了15K,然后抬头看了他一眼,他疑惑了一下,我就知道没啥戏了,他只能说考虑,一周内有消息会通知,说明了看我简历的人没看到我那行低于15K勿扰的信息。

另一个叫力方,地址在凤凰软件园的,是个技术总监职位:公司是做GIS相关行业的,面试我的是个开发人员+HR,前后聊了一个多小时,基本上技术和HR都觉的OK,薪资15K也没问题,然后HR对我说,最后只要和副总再聊一下就可以了,结果人家副总在开会,等了半小时,还在开会,HR无奈让我先回,刚好周五,只好说下周再约见副总,结果,下约无期。

几个小事:

一个是好像是叫桌X公司打来的电话,是个开发经理职位,问了下我期望值15K,职位招聘写10-14.9K,然后说考虑后再约面试。

另一个是好像叫乐天的项目经理职位,虽然发了邮件邀请面试,不过连个电话也没打,加上面试的时间是周五或周六,估计是六天班制,就没去面试。

有几个是搜到我简历后主动打电话过来的,不过职位都是开发职位,就被我谢绝了。还有一个是游爱的,公司是搞游戏开发的,好像园子里还有它的招聘信息,不知道怎么的也看上我了。

优迈和聚星源:

大概是感觉面试的概率太小,于是经常性的调整简历,把薪资改成面谈,去掉一些约束性文字,自我介绍信息也改成谦虚型的,结果很快就有了两个面试:

优迈,地址在体育西路109号高盛大厦,是个开发经理职位,前台MM是个冷美人,填了资料,还有一份心理测试题,基本是走路是走的慢还是走的快,是抬头望天型,还是低头思乡型,没事的时候是双手交叉还是双手放平,类似这类的。

写了写交卷后,等了一会来了另外一个人,从8楼被带到11楼面试,来了2个技术人员,一个职位是属于开发人员,另一名不清楚,基本上聊的话题,就是把我简历上的项目及项目的实现原理给详细的介绍了一翻;第二个人聊到分布式负载压力测试工具时,聊到了导出分析报表的问题,我说工具只负责产生压力,详情在性能的分析还是在要服务端上分析,对方说没听说过性能要到服务端分析的,还举了LoadRunner负载测试后有报告,从没告诉人家说性能还要跑服务器里分析。我只能呵呵,考虑到在这里反驳可能会不太愉快,毕竟是面试不是同事的技术讨论。

故事三:在校半年收到19个公司Offer

一面是求职无助的欲哭无泪,一面是众多公司抛出的橄榄枝。面对2013史上最难就业季,一名普通的大学生竟在半年之内拿到19家公司的offer。不得不说,“求职传奇哥”的故事正在我们生活中大戏上演。

说到“求职传奇哥”赢得的众多offer,也许有人会质问这是真的么?或许有人臆想主人公是否上演“拼爹大戏”。其实,这位“求职传奇哥”并非毕业哈佛、牛津,也并非依靠父母之力……。他就是今年毕业于天津大学的黄臻,一位再普通不过的研究生。

据记者了解,在黄臻收到的offer当中,不乏有富力、侨鑫等地产企业,也有民生银行、西安杨森、宝洁……等知名大企业。在记者看来,这19家公司的Offer含金量极高。

说到这19个offer,黄臻并没有沾沾自喜。“关于offer数其实并不算特别多,我们学校今年的毕业生最多有拿到27个的,但同样也有一小部分同学还没有找到工作。”当黄臻谈到求职时对记者说了8个字:“难者自难,易者自易”。

其实,“求职传奇哥”黄臻并没有太多幸运成分,反而他的一些经历也正是时下大学生所经历的一切。

两年前,黄臻考研时以刚好压线的成绩录取某名牌大学研究生;而万幸中的不幸,2013年他又偏偏赶上史上最难就业年,虽然大环境不好,但黄臻并没有怨天尤人,按他的话讲,“积累好自己的积累,选择好自己的选择”。就这样,他放弃了电脑游戏、大片儿、篮球……。当然,正是凭着这份笃定和自信,让黄臻在这场甚为激烈的求职大战中收获了19家公司的亲睐。

而说到求职如此成功,黄臻向记者总结说:“不走弯路、持之以恒、商务英语”。这三大定律也正是他赢得19家公司青睐的法宝。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黄臻在大学里学的是物流工程,校招投简历时投的是企业市场部。“一年下来,少说投了有两百多家。”黄臻在向记者介绍经验时说:由于市场部招聘的面比较宽泛,不像其他岗位那样需要专业技能,所以我选择不走弯路,并运用了广撒网的策略。

当然,2013年校招开始后,细心的他平时制作了一个表格,把学校的宣讲会信息、所投的公司信息、参加面试的进度进行细分整理。“每天晚上不是在投简历就是在做行业研究,并准备面试,时间安排得很紧”。也正是这种持之以恒的专注,黄臻在大四期间针对性的研究了校招企业与应试技巧,这也使得他网申成功率极高。

此外,2012年8月,黄臻还参加了托业考试,950分的托业成绩也同样吹响了他成功的号角,“对于学生来说,托业更有一项其他英语证书不能望其项背的功能,就是可以免试诸如宝洁、玛氏、联想等诸多校招大户的英语笔试环节,为紧张的大四求职之路减轻负担。这也是我最终选择托业的原因。”黄臻还比喻到:托业英语犹如一张门禁卡,只需刷卡进门,无需大费周章地思考出路。

记者的调查也印证了黄臻的说法,现如今,150个国家和地区约14000家企业、机构、政府和大学承认并使用托业考试成绩,而且在中国部分大企业要求应聘者需提供托业成绩,或提出具备托业成绩者免英语笔试以及开出优先录取的条件。

正是黄臻对求职的专注,2012年底至2013年初,他陆续接到19家公司抛出的橄榄枝。思索再三之后,他最终选择了宝洁市场部作为自己的职场归属。而这期间,黄臻也被校友们尊称“求职传奇哥”,并引得全院同学争相向其请教。

“如果你不能成为大道,那就成为一条小路;如果不能成为太阳,那就当一颗星星。决定成败的不是尺寸的大小,而是在于做一个最好的你”在采访中,黄臻引用李开复《做最好的自己》中的一句话向记者说:无论就业形势有多么的严峻,我们要做的就是做最好的自己。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求职路上需要做更多的提前准备。

故事四:第一次面试经历和体会分享

被拒,感觉很不爽,但是更多的是反思和后悔:把我反思的结果跟大家共享,希望大家能有所收获。

首先声明我面试的是技术类的,所以非技术类的同学就不要看了,其次我是数学系的,一些情况只是个案,所以大家要有所看有所不看。

从头开始,在去 Tencent 笔试之前我一直在安安静静的准备考研究生,没有参加他们举行的宣讲会,甚至没有按时在网上投简历,笔试是带着简历争取来的,笔试很简单:但你C/C++的基础一定要好,特别是细节,我大概看了一下试卷的分数,六七十的比较多,八十的非常少,但是九十的也有。另外,东大考点比南大考点的容易,所以那个工作人员说,那边的考点的面试资格分数稍高一点,不说了,这些大家都知道。

一面我感觉很顺利,除了面试我的MM把二叉搜索树排序误作堆排序外,一切都还顺利。先是做自我介绍,我就说了不到两分钟,就不说了,她就开始问问题。(被刷,这为我二面埋下了伏笔,我一会再说)。

我大致谈了一下我曾经做过的一些项目经历,并且重点强调了我在这些项目中的收获,她好象很满意。接下来问我一些C++方面的问题,很多,非常多,一个接着一个,有变量的存放区域,有函数的存放区域(我说是代码区,她好象不满意),内联函数和成员函数的差别(我感觉有点奇怪),就只各自说了一下各自的实现,有继承的实现机制,有虚函数的实现机制,有虚函数和纯虚函数的区别,有虚基类应用的时机,指针申请和释放的注意事项,内联函数比普通函数更快(我回答了内联函数是在调用的位置展开,而普通函数是有跳转,她好象不太满意,我有补充了还有参数的传递和返回值的开销,她才放过我),还有不下10个这样的关于C++的问题,我都尽量做了回答。

得到的经验是:我的关于于C++的理论经验太肤浅,特别是对编译器的了解知道的太少,我认为主要是因为我学计算机的切入点是计算方法,所以这方面不太注重(只注重方法的优化效率,不太也没有能力注重编译器的优化运用,所以大家有机会补充一下理论方面的知识,理论很重要特别是在面试的时候,在平常学习的时候不要只把精力放在算法上。

她接下来问我TCP/UDP的差别,我就直说我不清楚,我对计算机网络通信不熟(我确实没在这方面看过,考程序员时看了一下,忘记了),所以她就没问我这个方面的问题。

接下来她开始问我算法,先让我叙述了一下hash map的实现原理和缺点极其实现方法,又说"你讲一下堆的实现方法",我很轻松的讲完了,我就感觉她不太满意,因为她一直在问我一些明显是在引导我的问题,比如父亲和儿子节点的关系是什么,我回答说如果父亲是i,儿子是2i,2i+1,根据i开始计数可能有所不同,她好象还不满意,就问我你怎么区分儿子的大小,我说没必要啊,只需要把两个二子中大的调上去了,扯了很长一端时间,她中间还问了我二叉树遍历的情况,我也顺利的答了(后来才知道她一直在引导我),她最后有问了一句,你为什么不规定左儿子大与右儿子哪,我当时听了就怒了,马上说,哦,你说的是二叉搜索树排序不是堆排序,接着有给她讲了半天两者的区别,她还认为堆排序效率太低,因为每次都要调整一次,我明确告诉她堆排序的排序效率是O(nlogn)的,不低,而且搬出了侯捷的一句话。

这个过程我发挥的很少,不过她好象没有堆排序的概念,我很纳闷(不知道是不是一个圈套)。可能是时间太久的缘故她没有再问我算法,就问了一些个人的意向,要不要考研什么的,我就直说了,我说这是我投的第一份简历,如果我拿到offer我就不考研了,如果拿不到,我就到计算机系去读研。她没说什么(这为我二面失败又埋下了伏笔),她接着说,你不适合做开发,因为我们开发人员都主要是研究生,而且是计算机系的(我感觉扯),我说我可以学啊,我承认在一些方面的不足,但是我有数学做基础的。她说,你算法很好,如果你有作测试的意向,我们可以考虑一下,我考虑了一会说,我考虑一下,然后说,可以啊。(但是不是很热切的那种)。接着我就扯了,在走之前我笑着说了一句:二叉树排序和堆排序是不一样的。(现在也不后悔这句话)。

故事五:一个毕业生的失业生活

曹峰2001年从湖南郴州考进中央民族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2005年夏天毕业。如今,这个回过家、又去过南方淘金的人在一年后重回到北京,跟新一轮的毕业生一起找工作。

7年前,为了缓解当时的就业压力、增加国人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高校扩招,1998年,全国高校的招生人数为 180万,1999年扩招比例高达47%,其后3年分别以25%、17%、10%的速度增长,到了2005年,高校招生人数已达到530万人。

当初那些因为“扩招”受益的学子,现如今,却面临巨大的就业压力,甚至是失业的尴尬。

某日,深圳

当年毕业3个月后,曹峰南下深圳。

2005年10月的一天,深圳没有招聘会,曹峰醒了很久不愿起床,临近中午,怀揣50元钱出了门。在小饭馆点了盘回锅肉,吃完要了包烟,在街上盲目溜达。溜达到布吉海关人行道,低头看见沾满灰尘的皮鞋微微皱了皱眉——找工作就该有个干净的样子。于是在路边一个擦鞋摊坐下,摊主是个比她年长几岁的女人,低着头把皮鞋擦得蹭亮,曹峰感觉好极了,大大方方递给她两元钱,一半是小费——这还是他第一回给别人小费,那女人收下钱后看着他摇晃着离开。看得曹峰不好意思地“嘿嘿”两声,心想自己其实还不如这个靠给人擦鞋谋生的女子。转念想到自己昨天的行动,忍不住笑了。

昨天人才市场有场小型招聘会,曹峰兴致勃勃地赶到,人特别多,跟新闻有关的招聘单位却寥寥无几,简历几乎投不出去。高校扩招前,全国开设新闻专业的院校约有300多家,扩招后,这个数字翻了一倍多;而每年此专业一两万的毕业生也是扩招前的10倍多。别说新闻单位招聘少,即便有足够的招聘单位,竞争也是惨烈的。

曹峰想了想后横下心来,带上一摞简历独自闯进深圳新闻大厦,富丽气派的新闻大厦楼下,保安拦住了他。不甘心的他随即乘车前往特区报业大楼,一看乐傻了:《深圳特区报》、《晶报》、《解放军报》、《中华新闻报》、《南方都市报》……有那么多单位在这里呢。曹峰深吸几口气,闷头一家一家办公室地走进去,满脸堆笑地递上简历,满怀期待地毛遂自荐——“您好,我是中央民族大学新闻专业的应届毕业生,请问你们这里需要记者编辑吗?”对方客气一点的,说声“对不起,我们这里不缺人”、“哟,北京来的,可惜不招应届生了”;不客气的,头也不抬地说“没见我正忙吗”、“你还是走吧”……

曹峰极度失望地走出报业大楼。大楼保安过来查身份证,欲发作的他见后面跟来三四个,只好忍了。天忽然哗啦啦地下起雨来,风吹得街上的树枝时而交叉,时而分开,曹峰一个人走在深南大道上找站台,心里甚是苦凉。

南征北战找工作

毕业前夕,新闻专业的曹峰曾在北京《现代文明画报》社实习,还没等到毕业就不再去了,因为他相信自己能找到更好的工作。

毕业了,当同学们踌躇满志地奔赴工作岗位时,曹峰和一个老乡蜗居在北四环一处平房里“规划”属于他们的美好未来——经过两天的考虑,决定回家开个数码店,不料第3天就被叔叔浇了一盆冷水,只好放弃。

不久后,叔叔把曹峰叫回老家,为他在郴州电视台谋得一份工作。但此前在电视台实习过的曹峰实在不愿再在老家过那种天天打牌的“颓废”生活,他南下去了广州。

初来乍到,他很快适应了南方温暖的气候,为了能先“舒适地过段日子”,他拒绝了一份很快到手的底薪2500元的采编工作——在一家名为博雅堂的文化传媒公司做关于义工的刊物。等他过腻了悠哉的退休教师般的日子再去找工作时,发现已再没有待遇那么好的工作了。